自己囤货缺埋怨别人囤太多,这是大脑进化的错

涨知识 老郝 194浏览 0评论

自己囤货缺埋怨别人囤太多,这是大脑进化的错

原文:https://theconversation.com/your-brain-evolved-to-hoard-supplies-and-shame-others-for-doing-the-same-134634

囤粮
“囤积”这个词可能会让人想象到一些奇葩亲戚和邻居在自己家堆了一堆永远用不到但是也不会扔掉的东西的画面。有一小部分这么做的人其实是患了“囤积失调症”,他们无理性的囤积行为不仅让人十分抓狂,也会对他们自己的生活带来负面影响。

在物资不均时,囤积是一种为了适应环境再正常不过的做法。每个人都会囤积东西,无论有意识还是无意识中,即使环境稳定,人们也喜欢在厨房囤粮,在银行存钱,在家里藏好不会被孩子找到的巧克力。

在不远的过去,人们还需要拼命工作,以便囤满过冬需要的粮食。相似的,松鼠会在秋天囤满一年份的坚果;生活在沙漠的跳囊鼠会在珍惜的雨季藏好供以后食用的种子;北美星鸦一个秋天能囤积超过10000片松子。

人类跟动物的囤积不仅是行为上的相似,更是大脑原始驱力的结果。无论是囤积失调症患者还是人们在疫情期间囤货还是动物在秋天囤种子,这些看似毫无逻辑的行为,源自内心深处对安全感的需求。

压力可能是引发囤积行为的元凶之一。焗个栗子,定时被投喂的跳囊鼠生活作风十分懒散,但是一旦它的体重下降,大脑就会释放压力激素,怂恿它开始疯狂的在笼子所有角落藏食物。

当有同伴偷自己的屯粮时,跳囊鼠的囤积行为也会变得更加严重。本文作者有次发现实验室里的跳囊鼠在经历同伴的小偷小摸后,气急败坏地把剩下的所有粮食都藏到了这个世界上唯一安全的地方——自己的腮帮子/颊囊里。

人类也是一样。人类在焦虑中也想尽可能地多获得物资。

人类狂买卫生纸、瓶装水和燕麦棒时,动物在笼子藏满食物时,被激活的大脑区域是相同的:眼眶额叶皮质和伏隔核,这两个区域通常负责目标规划,激励个体满足自身需求和欲望。

当这个区域系统被损坏时,可能会引发十分严重的囤积症。曾经有一个罹患前额叶损坏的男子无法停止囤积子弹。还有一个相似的患者无法停止自己去偷别人的车。这套古老的神经系统在不同物种间都发挥着同样的作用:确保自身可以获得需要/想要的物资。

所以,当新闻大肆报道商店被一扫而空时,居民不得不在家隔离好几周时,大脑里原始的囤积程序就被启动了。坐拥一大堆物资能让你觉得更安全,压力感更小,并且在真正危机的时候保护自己。

过度各取所需
人们一边忙着填满家里的储物架,一面抱怨其他人囤的太多了。这也是“共有资源危机” 的一个体现:本来市场上有足够的资源供大家使用,但是疫情面前每个人都比平时多拿一些,最终就导致了物资短缺,需要的人得不到。

在社交媒体上狂喷囤积过度的人,也是人类作为社会性动物的合作方式之一。用负面批评来确保社群中的他人都往更好的方向表现,最终确保群体利益的最大化(活下去)。

这种方式是有用的,比如一位推特用户在炫耀自己的囤了17700瓶消毒洗手液以后,在网友的群攻下将物资全部捐献了出去。与之同理,要是身后有一堆人盯着你看,你也不好意思把货架上的最后几包卫生纸都拿走。

人们还会继续往自己家囤东西,也会继续毫不留情地喷其他抢购物资的人。这都是正常的行为,是人类进化出来自保的策略。

但在现在物资加剧不平衡的状况下,这种不理性却又难以抑制的自保对社会弊大于利。比如,医护人员在照顾病人时得不到该有的防护措施。而在面对生死存亡和家人的健康时,小群体的求生欲望压过了大群体的总体利益。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新闻只会播报最极端最吸引人眼球的案例,大多数人并没有遇到一个口罩卖400美元的案例。绝大多数人只是想在这个特殊时刻保护好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他们也在尽自己所能帮助其他人。人类这个种群演化至此,能渡过种种危机而幸存,靠的还是互相帮助,团结一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